{"0":1,"1":1} 中国同志代孕故事-两个爸爸和三个女儿 - 91喜来宝

中国同志代孕故事-两个爸爸和三个女儿

2019-5-15 16:20| 发布者: 91xlbadm| 查看: 150800| 评论: 5|原作者: 91xlbadm

摘要: 男同志(同性恋)若想要小孩,如果不是通过领养,则只能通过代孕妈妈的帮助。在台湾,代孕妈妈尚未合法,所以男同性恋群体要孩子就必须出国代孕。但出国代孕的话人生地不熟,代孕相关资讯难以取得,也无人能够请教, ...
男同志(同性恋)若想要小孩,如果不是通过领养,则只能通过代孕妈妈的帮助。在台湾,代孕妈妈尚未合法,所以男同性恋群体要孩子就必须出国代孕。但出国代孕的话人生地不熟,代孕相关资讯难以取得,也无人能够请教,出现问题也难得到帮助,因此国外代孕的难度大大增加。
Nick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男同志(男同性恋),他小时候不明白自己性向,后来于美国找到自己的伴侣Bryan,并且成功通过代孕得到了自己的三个女儿。透过Nick与Bryan的故事,也许我们能更了解中国男同志的代孕故事。
——本文来自台湾同性网站 LALTAI 的采访
同志群体(同性恋)代孕-Nick(左)与Bryan(右)
Nick(左)与Bryan(右)
采访内容
Nick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男生?
我出生在湖南湘潭,小学四年级搬到广州,大学去了上海。一直在搬家的生活,让我永远学习怎么融入新的群体。我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到底喜欢女生,还是男生。
中国的学习压力大,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学习,要最高的分数,取得最好的名次,那是让我融入新群体的最好方式。长大的过程,父母和老师一直说不能谈恋爱,所以这自然地对我性取向的问题盖上了一个很大的保护伞。我不需要去探寻。
2000年,我从广州去上海交大读书。突然减轻的读书压力和1000多公里的离家距离,让我非常想家。那段时间开始忧鬱,度日如年。
同寝室的一个男同学提供了一个聆听的、可以依靠的肩膀,我们迅速成为了好朋友。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还会牵手。那种感觉让我觉得非常的舒服、安全。
直到有一天,路人看到我们牵手,大声叫出「同性恋」,我们的关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是直男,我是一个还不知道自己是什麽的人。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感觉,让我知道我喜欢男生。也让我想起来初中、高中的时候,那种时不时看到帅气男生的紧张和兴奋感觉。
同志代孕-代孕机构
Nick何时跟父母出柜,他们的反应是什麽?
2007年,我来到美国杜克大学读MBA。
2009年毕业以后,我搬到了西雅图在微软公司从事战略工作。渐渐稳定的生活,让我第一次可以静下心来,挖掘那个被埋藏得很深的另一个自己。
2010年,我经历了一段时间不停地去gay bar,去have fun、be myself的过程。在那个过程中,我认识了Bryan,几个星期后我搬到Bryan那裡去和他一起居住。
我父母当时订好了那年冬天来美国看我的机票。他们如果来了,会看到我已经不住在家裡,所以我要不不让他们来,要不搬回家居住,要不就是做我自己,让他们认识真正的儿子。
我写了一封很长的电邮给他们。2个星期后,她们简简单单地回复他们还是会来西雅图看我。我知道他们很震惊,不知道怎麽反应。我爸爸的心脏一直不好,我担心这新闻会造成任何他身体的伤害。但是在那个情况下,在过了29年虚假的自己之后,我选择了真正的自己。
男同性恋代孕
Nick何时跟父母出柜,他们是什么反应?
2007年,我来到美国杜克大学读MBA。
2009年毕业以后,我搬到了西雅图在微软公司从事战略工作。渐渐稳定的生活,让我第一次可以静下心来,挖掘那个被埋藏得很深的另一个自己。
2010年,我经历了一段时间不停地去gay bar,去have fun、be myself的过程。在那个过程中,我认识了Bryan,几个星期后我搬到Bryan那裡去和他一起居住。
我父母当时订好了那年冬天来美国看我的机票。他们如果来了,会看到我已经不住在家裡,所以我要不不让他们来,要不搬回家居住,要不就是做我自己,让他们认识真正的儿子。
我写了一封很长的电邮给他们。2个星期后,她们简简单单地回复他们还是会来西雅图看我。我知道他们很震惊,不知道怎麽反应。我爸爸的心脏一直不好,我担心这新闻会造成任何他身体的伤害。但是在那个情况下,在过了29年虚假的自己之后,我选择了真正的自己。
Nick父母与他们全家人合照
Nick父母与他们全家人合照

他们那个冬天来美国的过程就像西雅图的冬天。妈妈每天以泪洗面。我不住在家裡,爸爸妈妈和室友住在一起,觉得非常没有意思。他们决定要提早离开西雅图,我帮他们改了机票。在机场,妈妈痛苦地跟我说她再也不会来西雅图了。
之后,我们和父母经历了很多磨合,从分享我们生活的点滴,到一起去公路旅行,再到带着Bryan去中国,最后父母还是接受了我们,选择了爱。

Nick与Bryan如何认识彼此?
在2010年,我开始面对自己是同志时,一方面不停地去gay bar,一方面在网路上认识人。
http://Match.com上面的效果总不是很好。我不是一个会包装自己的人,而且总认为长相继承了父母两方面最差的地方,所以连一个自己的好照片都没有。
于此同时,我也在Craigslist上面找人,但很快我发现,上面都是找一夜情的,真正想找人生另一半的并不多。而当时的我,更多的是想探寻同志的话题,例如对方什麽时候知道他是gay,父母反应怎样等等,就像这个访问一样,呵呵。所以很多时候从Craigslist上和我见面的人都是失望的离开或者让我离开。
可能是我在Criagslist上面认识的第5个还是第6个人吧,Bryan非常不一样。
晚上10点半我带着一手Blue Moon啤酒到他家,他那大大的眼睛,捲捲的头髮特别吸引我。更重要的是,我们聊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我特别兴奋,我觉得Bryan就是那个人啦!
但是他当时正在一段开放式关係中,在认识我之前还认识了另外一个男生。所以我们后来也经过了很多,分分合合,幸运的是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两人想一起养育小孩的原因?
以前从来没有想要孩子。还在挣扎面对真正的自己,哪有时间去想孩子的事情。但是当跟自己出柜了,说自己是同志,然后跟父母朋友说,到认识Bryan,和Bryan结婚。
整个过程给予我数不尽的爱,和对自己是谁的一种勇气。人生就是一段充满勇气和爱的旅程。继续走下这条路,孩子是我们自然想到的话题。
我们希望用爱和勇气去创造一个让孩子能健康成长的环境。让她们有一颗宽宏的心,去接受不同的爱和被爱。我和Bryan想用我们接下来的20年让孩子可以过精彩的生活。
中国男同性恋群体在国外代孕生子
Nick一家人过着精采的生活

父母有给你们生子压力吗?他们如何参与你们的代孕过程?
父母没有给我们压力,他们还在接受我们中。我们首先想的是做领养。当时觉得代孕太贵了,而且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就像很多人认为「同志」一样,所以根本就没有去研究代孕。
但是我们参加了很多领养分享会后,一直没有採取行动。反而是我父母,还比较积极。
Bryan说喜欢中国的小孩,但中国不允许同志的领养。我父母去领养机构,说他们要领养,然后再来美国让我们从他们那裡领养过来。结果被打了回来,因为一胎化政策,而他们已经有我了。 后来我们决定走代孕的这条道路,父母非常的支持。
从很多方面,他们老一辈的很多思想我们不能改变了,让他们成为爷爷奶奶,也是他们分散注意力,去看人生光明面的方法。
两次代孕的过程,我父母都在美国。第一次女儿出生,我和Bryan、父母一家开着车,带着两隻狗,从西雅图去代孕妈妈住的加州。这样的公路旅行还是很开心的。
大女儿Phoebe出生的时候,Bryan和我在产房,父母在外面。他们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Phoebe的时候都哭了。特别是Phoebe长得和我妈妈比较像。
第二次代孕,双胞胎,是34周的早产,我临时飞到了加州,父母三天后才到美国。我一直在婴儿重症监护室裡守着。Bryan、父母和Phoebe一个星期后来加州看我们。后来妈妈留下来帮我一起照顾两个妹妹,Bryan和爸爸先回西雅图了。
妈妈在很多情况下教会了我如何去做一个好的父母。
中国男同志代孕生三胞胎
你们尝试了哪些拥有孩子的办法?各有什么优缺点?
我们之前想到了要去做领养,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代孕。主要是考虑我们想从孩子出生前就开始做父母,一步一步看着怀孕,肚子大起来、踢肚子、出生、第一次喂奶等经历。
另外就是毕竟代孕出来的是自己的骨肉。我们能从他们身上看到Bryan和我的影子,甚至我们爸爸妈妈的影子。

你可以跟我们分享找寻代孕妈妈的过程吗?
我是急性子,从我们决定做代孕到找好代孕仲介、卵子妈妈和代孕妈妈,只花三个月的时间。对第一次代孕而言,找一个好的中介非常重要,因为这裡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
特别是在代孕妈妈这一块,毕竟她有9个月的时间怀着我们的孩子,中间有很多敏感的决定,比如说医生诊断代孕需要卧床,代孕妈妈因而会损失一些收入,她要我们出等等。这时候,中介就可以出面去谈那些问题。 我们在找代孕妈妈的过程完全依靠我们的中介Melissa。
我们对代孕妈妈的要求不高,关键的几点是:
  • 代孕妈妈通过医生的健康检查
  • 代孕妈妈有自己的孩子,这样不会对我们的孩子产生依恋
  • 代孕妈妈要有好的支持环境,比如说父母或者伴侣在身边
  • 我们和代孕妈妈基本上每天都传讯息或者电话联繫,建立了很好的关係。这也是为什麽我们第二次代孕的时候,我们就直接和同一个代孕妈妈合作,省掉了中介的费用。

同志代孕三个女儿
「孕婴爸爸」如何帮助你?
虽然当时没有机会参加「孕婴爸爸」的会议,但是他们网站上的诊所排名非常有用。
另外就是「孕婴爸爸」的脸书团体让全世界的同志爸爸们聚集起来,我们可以分享经验、提出问题、散播喜讯,也可以一起承担悲伤。我不敢想像如果没有「孕婴爸爸」,代孕这条路会多麽黑暗和孤单。
「孕婴爸爸」是帮助男同志走过代孕过程的非营利组织

嘎:现在你成功实现你的梦想,与漂亮的孩子幸福的生活,你的感想是什麽?
我们在第一次代孕的时候经历了很多起起伏伏。
譬如由于我们的医生不同意三次剖腹产,我们必须要换代孕母亲;或者我们的第一个卵子妈妈查出来有性病,第二个卵子妈妈在抽血前3天有不安全性行为;又或者我们在12週超音波时发现双胞胎中一个小孩停止了心跳。
Bryan和我在这一连串挣扎后,去秘鲁的马丘比丘参加了一个4天的心灵淨化徒步之旅。当时我们徒步团队的T-shirt上面写着「旅行即目的地」(The journey is the destination)。
回想起来,一开始那个连性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小男孩,经过不停搬家、面对自己的性取向,到认识Bryan、跟父母朋友介绍真正的自己、有了Phoebe,Hanalei和Chelsie女儿,整个过程都是一段充满勇气和爱的旅程。
现在有了三个女儿,这段新的旅程才刚刚开始。身上多了一些负担,心裡多了一些牵挂,但是我们充满希望,因为我们知道她们长大的世界会更包容,更多的爱。
男同代孕
Nick一家人

在2014年TED的演讲中,Andrew Solomon说到:
曾经,一个年轻人问同志人权倡议者哈维·米尔克(Harvey Milk),他能为同志人权做什麽。哈维说『走出去,讲你的故事!­』
在这现实的世界,总有人会要夺走人性中那脆弱的善良。但是,总有一些故事会弥补那缺失的善良。如果我们大声地活着,讲着自己的故事,我们可以打败那些仇恨,让每个人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Bryan和我的故事仅仅是LGBT社群中爱和勇气旅程中的一个水滴。我们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抛砖引玉,能吸引更多人来分享他们的故事。
就像Andrew说的一样,走出去,讲你的故事,这样我们的孩子长大的世界会充满更多的爱和包容。因为受Andrew的感染,我也写下了一个我们故事的自传。
这本书讲述了从我在中国长大,到认识自己,认识Bryan,以及整个代孕过程。
如果感兴趣,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我会把英文的书慢慢翻译过来,并且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两个爸爸和三个女儿》(英文版本 Two Dads and Three Girls)
《Two Dads and Three Girls》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zjaa2008    2019-6-3 23:27
虽然我不是GAY,但也祝福这对情侣
引用  866998    2019-11-5 12:27
不容易啊。作为男同,很多事情要承受比普通性取向夫妇更大的压力,也有很多不必要的歧视和限制。
希望他们和他们的宝宝今后一切都好。
引用  楼瑾    2021-3-19 09:44
我是女的,拉拉,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国外对于LGBT的宽容。
引用  母猪佩奇    2021-9-8 16:22
这两人在国外吧,在国内GAY还被视作心理疾病,哎!
引用  李YL    2022-5-24 10:29
作为国内的同志,真心觉得这个社会太不包容了。我想要孩子想疯了,却担心别人的歧视。

查看全部评论(5)

中国代孕相关阅读
选择国内格鲁吉亚代孕中介的考虑和纠结
经过了国外代孕准备期,确定好了去格鲁吉亚代孕,在网上持续了解格鲁吉亚代孕相关知识和信息的同时,就开始到处了解和约格鲁吉亚代孕中介面谈了。 我总结了一下,当时主要有以下几点互相矛盾的
该怎样看待代孕?从一个代孕家庭看国内代孕
这是我在工作时,试管上看的一个代孕家庭的心声。以事论事,不喜勿喷。 “站在不能生育患者的角度想,我觉得代孕没有错。为什么现在人谈代孕变色变呢?那是因为他们能自己正常生育,那我们这些
单男记录下自己国内DY经历,1月3更新,等待羊水穿刺
------1、前言-------------------------------------------- 偶尔搜索到论坛,在这里也学习到很多,感谢论坛坛主 后面有加到坛主的微信,聊天过程中,发现坛主是个热心肠,所以我也答应坛主在
国内代孕孩子出生后上户口的方法和步骤
如果在国内代孕生子,孩子出生后如何上户口呢?很多朋友担心这个问题。其实现在国内对孩子上户口的限制并不太严了,只要遵循本文上户口的方法和步骤,通常都是能顺利完成上户口的。 孩子上户口
国内娱乐圈爆明星代孕名单 何炅张雨绮霍思燕陈坤等人在列
郑爽代孕的事几乎可以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浪还比一浪强,虽然郑爽的结局已经注定,如今忙着卖房赔违约金。后来华晨宇张碧晨身陷晋江文学被网友调侃在发“爽难财”,然而被“爽难”殃及到的也不
对中国代孕管理模式的法律思考(作者:方密律师)
摘要:代孕颠覆了传统的生殖观念和法律制度。在现代社会中,立法应伴随技术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进行相应的完善。中国目前仍没有代孕方面的相关立法,同大陆法系国家一样持谨慎态度,而英美法系国
中国代孕-接受代孕 or 不接受代孕?
人类的传统中,怀胎十月,亲自产下后代,一直似乎是亘古不变的事情。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找代孕妈妈替自己生孩子成了现实。在91喜来宝找代孕妈妈,找捐卵或者捐精的用户,各有各
中国代孕-关于代孕你需要知道的事实
就国内情况而言,全国有上千家代孕机构,对于4000万不孕不育患者,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的灰色市场,根据报道,中国目前每年都会有一万名婴儿来自于这些妈妈的分娩,每年都以3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
妇女做代孕妈妈整成为中国部分贫困村庄成为家庭产业
据一家中国新闻网站报道,中国中部的贫困村民通过充当代孕妈妈赚取超过10多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据Thepaper.cn周六报道,在中国中部湖北某些地区,很多育龄妇女在武汉、上海、广州等大城市
为什么中国现在应该让代孕合法化
原作者是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产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段涛。91xilaibao.com整理,编辑。 我最近在上海一家医院前面的墙上看到了一则广告:“专家代孕。卵子可选。性别筛查。保
两名带着孩子的中国男子从乌克兰进入罗马尼亚时被捕
两名(疑似在乌克兰代孕的)中国男性公民,因试图将没有亲子身份证明文件的儿童偷运出乌克兰边境并进入罗马尼亚而被逮捕。 Ukraine border guard Photograph Twitter )乌克兰国家边防局周一(
热门如何看待代孕?现在中国代孕是个什么情况?
懒得恋爱、不想结婚、恐惧怀孕生子… 相当数量的年轻人抱以这样的人生态度。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过去三年间,中国大陆人口出生率由12.95‰,12.43‰,下降至10.94‰。 与此同时国内每年约有20
中国代孕公司“建议”妈妈将有大脑问题的孩子退回
一家中国代孕公司让一名妇女有机会返还在柬埔寨代孕出生的脑萎缩重症儿童。《环球时报》消息,一个名叫“林”的单身母亲,支付79万人民币(117,910美元)通过柬埔寨的代孕妈妈代孕了一个婴儿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61岁妇女代孕生下孙女-高龄试管成功率
通过代孕出生的婴儿Uma Louise与她的同志父母Matthew Eledge和Elliot Dougherty以及她的祖母Cecil Eledge在一起。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一位61岁妇女讲述了她为自己的同性恋儿子和他的丈夫充当代孕
中国代孕-结婚七年我的漫漫代孕之路
一晃,我结婚已经七年多了,我的孩子也马上一周岁了, 回想这些年的经历的艰辛与绝望, 其实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生孩子。对绝大多数女性来说,生孩子是本能,已经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对
去俄罗斯代孕能不找中介自己去吗?在俄十二年中国人的看法
既然楼主都说了“中介勿扰”,虽然我不是中介,我只是在俄罗斯上学工作,兼职做翻译帮助到俄罗斯工作出差旅游医疗的国人。但由于“利益相关”,所以是很不愿意写这个帖子的。但是这种帖子可以说
国内灰色地下代孕的现状和争议-媒体报道
一直以来,一些备受关注的代孕案例在中国引发了关于代孕的激烈辩论,专家呼吁立法制止代孕这一有争议的行为。 在2019年的一个案例中,一名中国电影明星(郑爽)和她的伴侣被发现在美国通过代孕
造娃日记:国内单身女博士美国代孕混血男宝
方案启动时间:2018年9月抱到宝宝时间:2020年2月宝宝性别:儿子客人婚姻:单身 女性客人年纪:42岁客人胚胎:自己卵子,捐精,第五天经过PGS,男宝胚胎客人备孕经历:单身女性,没有怀孕堕胎史
第一次和国内的乌克兰代孕中介亲密接触
上次说到那小卡片,回到家,我立刻拿老婆另外一个手机号码,注册了另外一个微信。添加了小卡片上的号码。很快的就通过了验证,就开始聊天了。对方想了解我们的情况,年龄、什么问题、男女方过去
2022国内代孕法律风险和代孕中介机构概述
国内有据可查的第一例代孕发生在1996年。到2022估计至少有80,000名儿童在中国通过代孕出生。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自2001年版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禁止商业代孕和利他代孕以来,绝大多数代孕都